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朱翊—TW博客

关于互联网热点信息及IT产业关注的个人原创评论博客

美团

持续性亏损,美团的神话还能继续多久?

今年6月25日的时候,科技媒体爱范儿发布了一篇文章,称王兴曾在2015年的美团管理论坛上提出“要把美团打造成一家超过1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的目标。不过3年之后的今天,王兴的这个梦想不仅没有实现,更或可能在以后也将更难实现——据新浪港股11月23日发布的消息显示,美团点评在截止发稿当天的时间不仅股价暴跌程度超过10%,而且更遭大行纷纷下调目标价,尤其不到3000亿港元的市值现状更是与王兴曾经千亿美金的梦想相去甚远。

虽然是一个让人遗憾的梦想,但是对美团而言,这个遗憾恐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仍然存在。

核心业务受阻放缓+巨额亏损:美团的噩梦来临了吗?

从美团发布的财报数据来看,虽然一些数据有所增长,但更多的是无法掩饰的业务发展呈现出来的颓势问题。

餐饮外卖业务和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是支撑美团营收的主要来源业务,占比分别高达58.6%和23.3%规模,作为支撑美团这座大厦的营收支柱,它们对美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两大情系美团兴衰关键的业务如今也迎来了颓势状态——从财报数据来看,这两大业务营收在美团整体营收中的比例已经有所降低,自媒体号AI财经社指出这两块业务在“去年同期分别占美团整体营收62.5%、31.2%”,并且“上一财报期内这一数字分别为60.6%、25.8%,如今已是58.6%、23.3%.”

过度依赖的两块业务在也营收比例中出现了降落情况,这对于美团而言,实在是难以想象在其他业务几无突破式进站的情况下,这两大业务的颓势现状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如果说营收比例变动只是常规的市场变化的话,那么巨额亏损可能才是最致命的噩梦。

在公布的财报数据中,美团的一些新业务虽然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但这些增长却是建立在美团巨额亏损的代价上换回来的,从财报数据信息来看,目前美团的新业务亏损额已达12.97亿元规模,虽然它们的变现率有一定提升,但这并不足以支撑美团新业务实现盈亏平衡状态,美团官方甚至不得不在财报中表示了新业务是美团净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

商业模式的瓶颈:盈利、份额、发展的矛盾怪圈

过度依赖餐饮外卖和酒店、旅游业务,这不能、也不应该成为美团的商业模式核心。但拓展新的业务,这对美团来说也不是心想就能事成的愿景。

在拓展新业务层面,美团先后开辟了面向B端的餐饮供应链项目快驴进货以及餐厅管理系统(RMS)、供应链解决方案等业务,而在面向C端用户方面,小象生鲜、闪送、共享单车、出行等业务也成了美团的发力方向。然而从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这些业务目前不仅未形成对美团净利润的贡献,一定程度上更加剧了美团的亏损步伐,尤其是之前大动干戈的网约车计划,更成为了此次净亏损的主要源头之一。

但美团想要实现大规模盈利,就势必得在规模、体量上达到更大规模方有盈利可能,《牛骨美团》认为这是因为美团的商业模式在于通过“实现极大的规模效应后,能通过一个极低的营业利润率实现百亿人民币净利润”的目标。但是对于美团而言,此次发布的财报数据也显示,这些新业务想要实现大规模、海量级的体量发展,就势必得让美团亏损更多。对于美团的这种怪圈商业模式,《牛骨美团》更是直接指出目前能望其项背的只有阿里。

同时其还指出美团点评已是目前为止损耗资本最多的互联网公司,目前已经形成高达503.6亿亏损的状态,如果“剔除无形资产项的话,美团实打实的净资产剩下410亿左右,其中包含着约300亿元左右可及时动用的流动资本。”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美团的巨额亏损还将持续到什么时候?

持续性亏损的影响:资本还能等待美团多长时间?

从以团购起家到现在四面布局各种业务但无突破式发展,美团在这么多年发展过程中的业务变化之多、之频繁程度,堪称中国互联网的奇迹。

但资本市场并不会迷恋不同版本的童话故事,当一套说辞说的次数过多,所有人都会厌烦。此次美团发布财报后股价暴跌、大行纷纷下调目标价的举动,或已经是一种厌烦美团故事的表现,尤其是美团净亏损没有最大、只有更大的情况下。

除了自身发展步伐、商业布局等自身问题之外,美团面临的外部环境也险象丛生,其中阿里就是它无法回避的对手。

阿里有着充足的资金、用户群体、流量资源等优势,其收购的饿了么借助阿里平台的天然优势和与口碑合并的新生力量,无疑将会给美团带来十分巨大的竞争危机。从此次财报公布的数据信息来看,美团在餐饮外卖方面的营收比例已经下降,这或已是一个增长空间有限的讯号。如果美团后续需要在餐饮外卖方面发力,那么跟随饿了么实行增加补贴的策略,则无疑又将造成美团的营销成本激增。

在出行领域,巨资收购的摩拜单车也已经没有多大动静,之前想要挑战滴滴的网约车也更像是闹剧一场。

当然,美团也可以继续讲新鲜故事,继续用漂亮的话语修饰各种巨额亏损,继续修补着别人都已经知道唯独他们不知道的商业神话。

只是,资本市场还会相信多久?

—————— (完) ——————

Tags:

星期日, 11月 25th, 2018 热点评析 没有评论

美团刷单事件应拿《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祭旗

​11月11日,央视报道,重庆游客李先生通过美团订购了丽江一家名为风花雪月的连锁客栈。在订购的美团平台上,这家客栈房间漂亮,价格便宜,留言区一片好评。住进去后实际只是普通农家小院,网图和实物严重不符。更让人气愤的是,在入住客栈后,李先生向客栈前台人员反映蚊子过多,对方竟调侃称蚊子是客栈养的宠物,熏死一只赔100。

近几年,丽江旅游的负面舆论不断,此事引发网友集体吐槽。网友痛斥客栈毫无诚信,丽江当地旅游部门管理不力,更有很多网友现身说法,指出美团平台的刷单行为不是个例,而是相当普遍,甚至有网友吐槽“美团排名靠前的客栈都是花钱买的”。

在整个事件中,消费者本人的正当权益遭受严重侵犯,在蚊子是不是宠物这种近乎无赖的争执上甚至遭到了人身冒犯。那么,责任主体是谁?网友已经把责任主体以及他们的问题和责任都指出来了。第一是客栈经营方,第二是地方监管部门,第三就是平台方美团。网友批评丽江旅游质量下降,批评客栈无良,也批评美团的刷单行为,但是,这三者的责任如何区分,或者说,三者的责任份额各自占比多少,分别属于什么样的侵权性质,这是公共舆论应当更进一步探讨的事情。

毫无疑问,网友首先指责的是客栈经营方,毕竟消费场景是在客栈内部,侵权行为主要也是客栈服务人员完成的,而刷单、上传假图片、写假好评等行为也是由客栈人员完成的,客栈是直接侵权方。其次,联想到丽江之前发生的游客被打等恶劣事件,以及当地监管部门管理水平的捉襟见肘,很多在丽江有过不愉快经历的网友也自然而然把矛头指向监管部门。在这个过程中,消费者虽然对美团平台的刷单行为有所不满,但对美团的责任,对美团在整个侵权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中国法律目前的更新程度却缺乏足够的认识。实际上,中国大量消费者,在很多O2O平台上的消费过程中权益遭受侵犯时,一方面,由于相关法律长期缺位,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他们对平台的法律责任缺乏足够意识,另一方面,即使有部分人意识到并付诸实施,在实际的投诉过程中,他们往往也对抗不了体量巨大的平台方。

比如此次事件中的美团,已经号称中国BAT之外的另一个小巨头,在短短几年内多轮融资扩张之后,他们在中国O2O领域尤其是外卖、在线旅游方面所占份额巨大,但发展速度过快,以至于管理水平远远跟不上,出现很多问题。同时,听上去他们只是链接消费者和服务个体的平台,但一旦他们掌控了上下游渠道,他们就会反过来不仅店大欺客,也欺负那些势单力薄的市场服务机构。无论在消费者面前还是在那些单个酒店、饭店、客栈经营者面前,美团都是强势方,不仅营造一些行业潜规则,还会诱导他们参与一些侵权活动,而在面对公众时,他们还经常表现出极度的傲慢。11月11日,央视曝光之后两天内,美团并未就电商平台存在的刷单和虚假宣传问题作出回应,只是配合监管部门进行约谈和调查,下线涉事客栈。在舆论视线逐渐转向美团后,13日,美团才回应称,公司已经第一时间成立专项调查组,对于该类问题进行全网排查,但仍然强硬表示“目前美团点评有300多种算法进行筛选,已可剔除98%的虚假评论。”

显然,98%的虚假评论的说法与消费者的观感并不一致。美团实际上抱着一种“死不承认,舆论过几天就过去,网友都很健忘”的传统公关思维在处理这件事情。

但是,美团恐怕打错了算盘,互联网平台缺少法律制约的好日子可能到头了。就在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以148票赞成1票弃权的通过率通过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1993年就颁布实施了,这是24年以来第一次通过修订案。这个修订案最大的亮点和最重要的新增条款就是在第十二条针对互联网专门设立了全新的互联网条款。这一条款明确指出,在互联网平台上帮助他人进行刷单、炒信、删除差评、虚构交易、虚假荣誉等行为,将受到查处,而纵容、默许乃至怂恿的平台方也将遭受严厉处罚。

无论是刷单还是水军、炒信,都属于虚假宣传、虚假交易,属于不正当竞争,在《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出来之前,互联网平台在这一块一直是法律真空,这就是很多平台为什么一直纵容、默许此类行为的原因。由于这一行为长期得不到法律惩罚,消费者久而久之也形成了一种印象,那就是,这类行为好像是一种潜规则,是无法避免的现象,就算举报投诉也没办法解决,很多亏也就自己吃了,很多委屈也就自己默默忍受了。

显然,事情正在发生变化。在全面建设法治社会的中国当下,互联网平台不是法外之地,欺骗消费者、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做法就一定会遭受严惩。丽江客栈刷单事件就发生在修订案颁布后一周,这属于顶风作案,有关部门应当拿这一案件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处理,如此《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案的法律尊严才能得到捍卫。

Tags:

星期三, 11月 22nd, 2017 热点评析 没有评论

美团“反黑”:是矫情还是刷存在感?

美团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奇葩”级公司,在中国互联网领域里,它与众不同特立独行个性十足且话题不断。

最近的一个事情是,它和几家互联网公司公开搞了一个《反商业诋毁自律公约》,这个公约的大概内容是“呼吁倡导文明的商业环境,联合打击商业诋毁、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我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

多么正直而又义正辞严的语气和形象……可是,美团真的有资格说这话吗?

美团的发展史上,“不文明”行为太多太多

2012年9月,名为@我形象好气质佳 的微博网友发布《无底线炒作or企业文化?——美团网广告歧视女性事件小结》一文,称美团在进行招聘宣传时使用了一张具有严重性别歧视的宣传图。不过,对于这张争议很大的网络图片,美团官方一直否认是官方所为。

但之后美团用“充气娃娃”抽奖的营销活动,恐怕美团就没法否认了吧?

另外,《一张海报引起了网友义愤!“找工作=找女人,干你最想干的”》文章还提及2013年6月美团因无故辞退怀孕员工,遭到一些青年女性的现场抵制;另外,该文章还提及2014年12月18日@饿了么网上订餐 发布微博长图文,直斥美团网“对一个女生进行殴打,难道这就是美团所声称的“正确价值观”?

至于前些日子沸沸扬扬的美团一员工在招聘条件中用“1、不要简历丑的;2、不要开大众的;3、不要信中医的;4、不要黄泛区和东北人”要求进行赤裸裸的地域歧视一事,美团没有忘记吧?

一家公司不以实实在在的踏实经营为求生之道,而是依靠接二连三地的各种低俗、秀下限的炒作营销,这样的公司受到舆论的指责和大部分网友的反感,实在是情理之中。

所以,美团现在突然跳出来讲讲商业文明和“互联网的健康发展”,是不是有点搞笑?

被黑事件:谁“黑”了白莲花一般的美团?

除了各种低俗、秀下限的炒作营销事件外,美团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内被人记起的另一个标签,恐怕就是接二连三的“被黑”事件了。

美团官方和美团的一些高管在谈及此事的时候,总是一幅多么正直而又义正辞严的语气,总是他们多么无辜友商多么“希望同行们能和我们一样,把心思花在服务消费者和商户上”。是的,有不利于美团的消息时,美团就希望同行像他们一样“把心思花在服务消费者和商户上”。

多么正直而又义正辞严的语气。

如果不是赞扬的语气就是“黑”的话,那么乐视这种天天都要被一堆负面稿件“围殴”的公司,是不是早就哭不出来了?

按照美团的逻辑,这些媒体的报道统统都在“黑”美团:

深圳都市报:《美团1.5万家高星酒店覆盖难令人信服 存在滥竽充数可能性》

北京青年报:《外卖平台现“克隆店”:这些店如何通过审核?》

中国证券报:《O2O行业烧钱不止 美团们路在何方》

上海证券报:《美团内外交困:如果没了融资下半场怎么玩》

证券日报:《美团涉险支付领域前途未卜 与大众点评合并后收效有限》

经济观察报:《O2O巨头合并背后 资本的魔力与尴尬》

北京商报:《美团高星酒店缘何低价》

南方都市报:《美团“赌局”:没了人口红利怎么玩?》

南方都市报:《一“约”不合就下架 美团被指涉垄断》

重庆商报:《美团注销重庆等多家分公司 王兴“赌局”咋玩?》

一家公司受到一点点舆论监督和质疑的时候,就是“被黑”了,高管于是就马上跳出来表示“希望同行们能和我们一样,把心思花在服务消费者和商户上”……这种多么正直而又义正辞严的语气,真仿若一朵从未沾染尘埃的白莲花——这世界上都是坏人,就我干净得一尘不染。

比如说,这样的水军评论,一定是“网友”自发的,绝不会是白莲花一般的美团干的。

估值衰落:美团自己本身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在这个由美团、360、新浪、京东等厂商发起的《反商业诋毁自律公约》参与成员中,360、京东、新浪等厂商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饱受过媒体的质疑、用户的谩骂、行业的竞争……甚至在这个公约的参与成员之外,其他体量比美团更大和更小的公司所遭受的这种现象,都有太多比美团更严重的情况。

但鲜有公司,每次都跳出来各种嚷自己“无辜”,或是用多么正直而又义正辞严的语气呼吁同行……


所有不赞扬美团的内容,都是“黑”美团?

只有美团,在前几年乐此不疲的各种低俗营销之后,这几年动不动就站出来嚷自己“被黑”了,动不动就高管“希望同行们能和我们一样,把心思花在服务消费者和商户上”……

而移动数据监测公司Trustdata发布的《2016年本地生活服务O2O白皮书》显示:“尽管美团依旧依靠交易额排名第一,但是其日成交量已经被超越”;新浪财经引用中国网报道的《上海证券报》消息更是称“美团点评的估值从一年前的180亿美元下降到125亿美元,下降约三分之一。”

美团这种过山车一般的估值下滑结局,美团自己本身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Tags:

星期三, 06月 21st, 2017 互联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