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朱翊—TW博客

关于互联网热点信息及IT产业关注的个人原创评论博客

归档 - 03月, 2010

犀利哥,江湖已经留下了你的传说

文/朱翊

  当一个人的江湖注定不是天长地久,那么犀利哥的结局也必将成为这个互联网时代最好的方式。在大多数无所事事的媒体和无事可做的个人来看,犀利哥和家人的团聚,正代表着他们心目中的一个娱乐时代远去,在这样的媒体和人心目中,犀利哥的价值就是带给他们欢笑。是的,犀利哥和家人团聚,将代表着这样的媒体和个人的生活中,又缺少了一个可以让他们欢笑的人物,而至于笑背后的心酸和道义,这样的媒体和个人是不会关心的。

  和菜头说,犀利哥作为一个叫花子中的叫花子,其在乞讨物质生活用以维持最后的生命的同时,还要为无数无聊的媒体和个人奉献最后的廉价欢乐,这是犀利哥生在这个时代的的最大杯具。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网友的签名写着“犀利哥,江湖已经留下了你的传说”的字样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于犀利哥找到亲人的感觉是祝福还是惋惜。

  无论是媒体频繁报之报端的“混搭风格”还是“乞丐王子”,这些词语大多是媒体和某些无聊的网民强硬加在犀利哥身上的。和大多其他同样乞讨物质资源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犀利哥本人对什么“忧郁的眼神”和“流行的风格”没有任何了解,但当无数媒体和网友将自己的欢乐建立在犀利哥身上的时候,这个时代开始将自己的丑陋凌驾于一个要饭的男人身上。

  我在网络上看到犀利哥的亲人在找到他之后,面对媒体他写下自己的名字的图片,我很难将犀利哥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迹和他所“引领”的“时尚风格”等相关现象搭配起来。但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却不难看到,无数媒体和个人奔走传播的,正是将他们的意愿凌驾于犀利哥身上的某种强奸;每日乞讨生存的物质资源的犀利哥只有在被动地穿起“引领时尚风潮”的娱乐外衣之后,才会有人关注他的生活,而这些,正是某些媒体想要达到的效果。

  这样的情况下,犀利哥于是登上了英国的某家报纸,然而这家不明真相的报纸却用了“犀利哥喜欢这样的生活”的理论来阐述这个现象。或许现实中的犀利哥也的确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我想,犀利哥更在意的应该是,比这种生活态度更真实的关怀,因为,中国某家机构提出想帮助犀利哥的说法,是在犀利哥已经红遍全球之后。

  不过,犀利哥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了,我想对于中国的网来说,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在犀利哥现象身上,唯一有贡献的地方。

  同时,犀利哥的回家,铁定会让很多还在追求流量的媒体感到遗憾,但是我想要说的是,犀利哥不属于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于这个互联网来说,他是过客;现在,这个互联网已经拥有了他的传说,某些媒体应该知足了。(朱翊/文)

完整地址:http://zhuyi.org/blog/post/640.html

星期一, 03月 8th, 2010 没有评论

百度奇艺上线,加速形成视频领域新局面

文/朱翊

  视频领域之间关于版权、盈利模式及发展方向等相关问题的未解决局面,并没有成为众多企业进军这一领域的绊脚石。作为互联网发展的必然产物,视频分享领域的未来和美好前景是众多企业竞相涌入的主要原因。在大多数视频分享企业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们并不乏看到还有更多企业在扑进来;在当前的视频分享领域,前不久央视以“国家队”身份的进入和此次百度奇艺网的介入更加加剧了这个阵营的竞争阵线。于是,在基于这样的现状下,中国互联网的视频分享领域也开始进入全新的战线。
百度旗下即将上线的奇异网

  无论是老牌的优酷土豆,还是新的中国网络电视台、百度奇异网等等视频企业,越来越多的视频分享网站开始在多元化发展方面加大了力度。作为未来的视频分享领域而言,这样的方阵在产业竞争上开始融入更多竞争要素;在我看来,这应该代表着视频分享领域的竞争进入了新的局面。

  因此,我觉得百度此时进军视频领域并不是脑袋发热的结果,随着产业间的结合竞争时代来临,百度此时进军视频领域的有力优势之一在于搜索。和中国网络电视台依靠中央电视台提供内容的方式如出一撤,百度搜索提供的流量,将成为百度奇异网竞争的最大武器。无论国家队还是民营队,在视频分享产业的竞争中,最大化地使用整合资源,这将直接造成视频产业间的正面冲突。于是,在产业的竞争需求下,我们也不难理解搜狐肯花费巨资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做广告的行为,毕竟,搜狐视频仅仅依靠搜狐的“门户”影响力实在帮不上搜狐视频的任何一点小忙。

  所以,在中国的视频分享领域,单打独斗固然是优酷、土豆等垂直视频网站发展的特征,但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这样的模式也将随着市场的加剧而得以改变;当优酷和诺基亚合作演唱会成为这一领域的开篇眉目以来,中国的视频分享领域已经在告别单打独斗的局面。不过,至于视频分享网站的未来,当前的情况下仍然不能决定性的估计,因为我们还有数不清的政策和企业间的口水战要先解决。(朱翊/文)

完整地址:http://zhuyi.org/blog/post/637.html

星期五, 03月 5th, 2010 互联网 1条评论

取缔网吧?别太高估单部门的多功能职能

文/朱翊

  “网吧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已经成了社会顽疾,针对顽疾,就应该下猛药,” 在全国政协委员严琦的看法中,这样的社会症状的解决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行“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政府办公共网吧”。在目前的所谓专家和代表的观点中,严琦的此种看法是一种典型的高估政府职能的低级看法,同时“严琦看法”也充分说明,在当前的所谓专家代表中,大多数人的职能已经不再代表人民,而代表他们脑袋中的糨糊。

  假若政府开办网吧就能完全改善“社会顽疾”的话,那么比严琦更有先见之明的方案铁定早已实施。网吧问题作为一个关系国计民生问题,严琦代表不仅没有真切地了解过该产业的真实状况,并且还用自己独到的观点扰乱这个产业的发展,其为博取网络一片谩骂的观点,大概是此次召开的“两会”唯一的亮点了。

  我觉得,政府及政府机构作为社会监督和服务部门,其充当的角色更多应该是监管和引导,假若按照严琦代表的观点,从今以后网吧都由政府开办并且对于民营网吧进行取缔,那么这一产业的变化将使得政府部门从监管与引导职能转到到市场控制职能。在当前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如果政府直接参与产业间的竞争,那么该现象所造成的观点,无疑会造成政府职能在公众心目中的改善。

  另外一方面,严琦代表所说的观点更是一种高估政府职能的观点。我们知道,网吧问题作为历来已久的社会问题,其形成原因有多方面的因素,假若按照严琦代表的观点,将网吧运营权全部收归政府管辖的话,那么政府单方面的职能就能使得这一现象彻底杜绝吗?作为很少接触民生的严琦代表来说,其将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并不是不对,而是严琦代表完全否决了民营网吧的正面作用和完全抬高了政府职能的作用。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带来的双重影响力固然是我们所应该关注的现象,但针对互联网的具体特征及问题,我相信严琦更应该思考一下合理有效的措施.而在当前的社会状况中,网吧问题确实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但绝不是一个随意大放厥词的问题.(朱翊/文)

完整地址:http://zhuyi.org/blog/post/638.html

星期四, 03月 4th, 2010 互联网 3条评论

兽兽门事件揭露真实的中国互联网现状

文/朱翊

  如果从人之常理方面来看,兽兽门事件在互联网上的红火,大多只能算是一种网民的好奇心需求的表现。但显然现在的兽兽门事件,其火热程度已经完全超越了这样的定义,其至此的影响力已经上升到互联网发展的性质演变。在互联网上,特别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像兽兽门和之前的艳照门这样的事件,无一不在揭示着当前的中国互联网正在进入一个全所未有的封闭时期。


兽兽门事件主角兽兽

  我觉得,兽兽门事件之所以在互联网上能引起这样巨大的热火,不可推卸的主要因素是中国互联网当前的群体性寂寞症状。当中国互联网规定了网民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这也是违法那也是违规的规定,那么中国互联网网民唯一能做的就是关注下像兽兽门事件这样的事情了。在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下,连注册个域名写点个人心情的博客都要遭受破坏,那么没事干了的网民关注一下兽兽门之类的事件,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假若互联网环境能对普通网民的正常行为多一些宽容和正确的引导,那么我想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会将更宝贵的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而不是去关注一个模特儿是否脱了衣服。

  另外一方面,兽兽门事件所揭示的中国互联网现状,更应该是中国互联网监管应该面壁思过的地方,那就是真正的中国互联网监管,目前还没有找到切实合适的方法。自从兽兽门事件爆发之后,我觉得很奇怪的一个问题是,如此“很黄很暴力”的东西居然没有让之前威武无比的绿坝起一点作用,看来中国互联网的内容监管一直和文著协一样,大多情况下对自己该管的内容不管,不该管的内容偏偏要指手画脚。如此“很黄很暴力”的内容,难道相关的监管手段真的都“休假”了么?

  再次,兽兽门事件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影响,与普通网民的猎奇心里和个人素质同样有着巨大的因素。对于大多人来说,像兽兽门事件之类的视频内容,其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了解某些事情的愿望而去观看;大多情况下,去观看、传播这样视频的人大多是为了满足窥探别人隐私的个人心理。因此,在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制约下,寂寞无可事事的网民们争相去满足自己窥探别人隐私的心理,自然也成了催动兽兽门之类事件在互联网上的红火程度。

  一直以来,我们一直都说互联网是属于大众的、是开放的、是民主的……但在今天的情况来看,似乎现在的互联网现状并不如此。当互联网在信息大潮中不可避免地涌向我们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中国式互联网,只是一个已经被妖魔化的互联网、同时也成为了 许多无所事事的网民喧嚣寂寞的工具,中国互联网要真正走向一个开阔的时代,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这其中绝不仅仅只是封杀一下这个禁止一下那个就可以完成的。(朱翊/文)

 

星期二, 03月 2nd, 2010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