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翊 

  没有人真正掘过微软的墓,微软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敌人,在windows视窗操作软件领域,微软才是微软自己的生存原则。在商业规则上,微软只有无止境的产品竞争者和期望微软一夕之间就关门的心理。在微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商业生涯中,盖茨将DOS租用给IBM时候开始,时间就为微软的“软件租用”打下了伏笔;而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微软一直以这种“出租”的方式将window操作系统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系统平台,这是微软将自己的商业规则得到传播的历程。在微软和windows发展的这些年中,不难看出计算机业内的产品和时机给与了微软巨大的机遇,以至于这种机遇让上世纪九十年代诞生的Linux操作系统至今仍然无法撼动windows的地位。 

  这就是一种平台笼罩下的竞争。在商业市场上,盖茨以前无所有的机遇,及windows符合这个时代发展的需求特点成就了微软帝国,同时也使得windows操作系统成为计算机硬件上运行得最多的系统软件。因为缺乏能取代window的产品和用户的使用习惯,因此这些年来windows让无数优秀的系统半途殒命;在这条道路中,微软为自己定下的商业规则得到了切实的体现。 

  windows系统诞生乃至成长的环境决定了其在市场上的顺利,但windows基于此成长的模式是盖茨制定的“出租”模式,这种模式的诞生和成长,均是在互联网不发达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但在今天,这样的模式即将遭到挑战。如今互联网跨越到一个新的门槛的时候,新兴的互联共享优势面对微软已经趋于旧时的“出租”模式,后者被受到的冲击显然是显而易见的。当互联网共享成为主流方式的时候,window操作系统的获取方式,就会从典型的软件商店的购买方式变成现在的下载方式。互联网作为基于计算机硬件和软件之外的载体,其真正的运用潮流必然是任何单机软件无法取代的特点之上。 

  便捷的互联网共享方式成为主流的时候,花钱“租用”windows产品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微软“租用”windows软件的时代符合互联网缺乏的时代,但在这种模式今天的互联网浪潮中已经遭遇到了挑战。谷歌宣布Chrome OS即将诞生的时候,就已说明了windows不能占据的互联网市场将由Chrome OS来占领。当然,可能有人会说,Chrome OS的诞生必须得考虑兼容性的问题,请注意这里说的是不同环境下,windows环境和Chrome OS的应用换将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互联网环境下的Chrome OS将取代windows对互联网的陌生而成为未来主流,这就像windows符合缺乏互联网的上世纪八十年代。 

  因此,原本应该由Linux和Mac OS来挑战微软的局面的商业规则,今天将由Chrome OS来打破。从微软诞生开始到win7即将发布的今天,这期间微软向用户提供的一直是一种基于可视化平台的windows软件;但如今的计算机应用已经进入了一个互联时代,这样的互联网时代需要适合互联网需求的操作系统。因此windows在这方面的捉襟见肘只能说抱歉。典型的传统软件不能直接被套用在网络时代,这就是windows最大的硬伤,同时也是上天赐予Chrome OS的最佳时机。 

  当然目前Chrome OS还不应该去和windows抗衡,这样的做法目前是一种愚蠢,并且现在Chrome OS的力量还过于弱小和windows目前还过于强大,这样的前提下去取代是一种不明智的行为。因为上面说到了Chrome OS要做的是一种平台和思维,那么目前去和windows抗争肯定是一种冲动的行为。不过,谷歌能从五年之前依靠一个邮箱帐号积累起今天的用户及口碑,那么谷歌面对windows的策略也必然有过深思熟虑。在windows不能达到的领域里,Chrome OS却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这对于Chrome OS来说,打破windows三十年前种下的商业规则是一种势在必行;Chrome OS对微软的商业规则一步步地破解,最终将会使得Chrome OS成为互联网的首选操作系统;因此,Chrome OS在应用方面,只是时间问题。(朱翊/文)